中医的“以方说理”时期 学习方剂即学习古人用药精髓

发布时间:2013-09-01 来源:网络 作者:网络收集

   古人非常努力,他們仰觀俯察,把自己的成果寫在書裏,但又不全寫在書裏。爲什麽呢?
   原因有很多:第一,可能因爲當時竹簡比較貴,竹簡之所以叫“簡”,也是提示人們在上面書寫要盡可能簡潔,否則搬不動;第二,他可能覺得沒有必要寫那麽詳細,他以爲別人也跟他一樣懂了;第三,可能他不願意全寫出來,他要寫一半留一半,剩下一半讓大家去想。第四,可能當時有一批弟子,天天耳濡目染,大家耳熟能詳的東西,他就不寫在書裏邊了,大家看到一句話想起一個病例,看到一個方子就能想起很多理論,所以它在書裡只用做一個簡單的記錄。如今,斯人已去,我們無緣在他門下聆教,光看他記在竹簡上幹巴巴的一句話,當然不明白是什麽意思。中國傳統學問的傳授,尤其是中醫的傳授,往往是書本傳授和口傳心授的一個結合體,書並不能承載所有的學問。
   書中只能寫一半,還有一半沒有寫出來,需要我們要去領悟,去破解,好比堅果,首先要剝掉殼才能吃。這就需要一位師父帶著你,為你點撥,你會事半功倍。
   有很多書就是以方說理。尤其是唐朝及以前的一些醫書,如《外台秘要》、《千金要方》、《肘後方》、《傷寒雜病論》,裏面主要是方子,醫理沒有完全寫出來,而是靠口傳心授。師門內部的人,看到這個方子就知道這個方子是什麽道理,這叫“見方知理”。門外人見方茫然,只有照搬,行家見了就會笑話。
   中醫里有一種方叫“禁方”。禁,有兩重含義:一是秘方;二是禁止使用,一些方子在那裡,並不說明治什麽病,禁止外行人亂用。
   怎麽用?只有這個師門裏面的人才知道。你得入了師門,經過口傳心授,才能慢慢知道這些禁方的使用方法。過去宮廷裏,還有一些其他地方,都會有禁方,我們現在還能找到一本書叫《魯府禁方》。裏面也是列了一些方劑。
   而“經方”,我們都知道,是出自《傷寒論》和《金匮要略》裏的方,有一種說法:經方是古聖先賢參天地、通鬼神,用無上智慧得出來的,今人愚鈍,參不透其中的妙處,也不能改它。我覺得這種說法太過偏頗,古人有的智慧今人也應該去達到,去學習、去探索和思考。怎麽能說古人能達到我們現在反而達不到呢?至少應該有一種像司馬遷講的“雖不能至,心向往之”的情懷。你有這個心然後慢慢努力,自然會提高得很快。如果你動輒說“這經方不能改,這是古人擬出來的,擬出來的過程都非常神秘”,就把所謂的“經方”畫地爲牢了,就局限在方劑裏邊了。千萬不要這樣,我們要通過深究醫理,深究藥理,自己來擬方。
   學習方劑,目的是爲了學習古人擬方的經驗。我們看《傷寒論》、《金匮要略》,其中講“理”極少,主要是列舉方子。那時候醫理、藥理,都是師門內的口傳心授,大家心知肚明,記下來的就只有什麽證用什麽方了。大家看到方子,馬上知道這些證背後的道理,知道方子背後的意義。隨著時光的流逝,張仲景師門當時講習的是什麽東西我們現在已經不得而知了,留下的就是一本《傷寒論》,還是經過整理的,所以大家就茫然無措。後面注解《傷寒論》的人,都是在揣測這些方子背後的含義。
   宋朝有一本書,叫《婦人良方》,也是以方爲核心,用一個方劑體現一個思想,可能方劑寫出來了,思想沒有寫出來。因爲他們自己人,大家都知道,沒必要啰嗦,沒必要先把道理講一遍,再用方劑的形式重複。對于這些醫家來說,方劑本身就是一種講醫理的語言,不需一再重複,如果你用通俗的話再講一遍,師門秘法就旁落他人了。
 

 进入论坛讨论

内容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,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