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中甲方剂学讲稿:方剂的分类 邓中甲方剂学讲稿

发布时间:2016-02-01 来源:中医网 作者:网络

第三章 方剂的分类

第三章在教学大纲安排里 ,基本上是属于三类内容。三类内容是属于提示的。学员自学为主的。重点作一些提示。

因为对历史上的方剂的分类方法,也还在不断的总结当中,因为古代这种分类不是有意识的。而是一种无意识逐渐形成的。所以我们作一 重点分类。主要了解我们现有教材的分类基础,是有综合分类。第四个功用(治法)分类,和综合分类相结合的。这是这一章要讨论的大概情况。

1、七方说。

方剂分类,人们过去常说,《内经》有七方说,把它叫做七方分类法。现代我们把它叫做七方说。这种说法,或者说这种提法。为什么?到如今没有过一本书是按这个七方来分类的。所以它只能说是一个说法。但是你要把它去掉,说这个不算分类,但是过去教材和历来的提法,很多医家书里都写的七方。写了这个 在里 。所以在这里学员可以了解这种说法。没有 ,似乎又有欠缺。

所谓七方,是指的大、小、缓、急、奇、偶、重。后来 改为大、小、缓、急、奇、偶、复。复方。这实际上是《内经》里,较早的一种 也可以看作一种方剂归类,一种设想。

也反映出当时方剂学在发展当中,不是很成熟的一种提法。

《五十二病方》这一类,它在病证归类 七方说就到目前来说,就是《内经》提出来以后没有用过。但是很多医家书里 ,因为是《内经》的东西,都要提一下。给它一定的地位。作为《内经》有这个七方提法,作为一个常识了解。

2、病证分类法。

病证分类法,是在历史上用得较多的一种方法。如果向前推,应该说《五十二病方》就是一种病证分类,按病证分类的。当然很粗糙了。《五十二病方》出来的时候,中医临床的辨证论治体系还没建立。因为建立是以东汉张仲景的《伤寒杂 论》为标志了。但是后来影响很大了,《伤寒论》它还是个病证分类法,它大的有病,太阳病、阳明病、少阳病,对吧?它有病脉证并治。《金匮要略》内科病也是以病脉证并治。 也就是说都是以病证来分类。包括《千金方》以及宋元时代很多医家的方书。都是属于病证分类,用得比较多的。

3、主方分类法。

像这个第三类呢,主方,有不少医家也挺推崇,我们教材上写的,施沛的《祖剂》是很典型的一个。《祖剂》这本书 一个以基础方为首统帅系列的,包括当代和后代的变化方,以基础方为主。这实际上也是学习方剂的一个很好的方法。我记得我的老师,到成都中医药大学,七十年代,当时安排我给成都中医药大学的彭履祥教授,又是内科主任,当时第一代四个教授当中一个,国家学位评议委员,当时给他当助手,整理经验,他背的方非常多,因为当时已经七十好几 ,他有时候坐在那里,问他一些问题,他开始背,背方,背得我们也听不清楚,嘴在动。因为助手就我和他的儿子两个,所以主要内容记下来,慢慢他儿子有时 又去问他,他再翻书指给你看,他有时背,一背背到你问他一个方,什么书里的,他就要查资料,整理他的东西,一背收不住口,可以背很多出来。知识也很广泛,年轻时候背得很多,甚至于开个玩笑来说,把一箱书都背得下来。临床经验非常丰富。我后来就说,彭老,你能背多少方呀?你有算过没有?我问二百个?不是。二十个。我说二十个,怎么会呢?因为每个礼拜跟他一起看病,那段时间锻鍊很重要。自己搞了一些年临床,然后跟他,每星期二,星期五。我要看半天门诊。我看三趟,效果不明显,预约,下礼拜礼拜四来,礼拜四他带我们两个看,给我们两个料理后事, 我们看得麻烦了的,他来,一起商量。所以我就说,背那么多方怎么是二十个呢?有一次给他整理, 胶艾四物汤,胶艾汤 《金匮》胶艾汤的这个经验,他开始在那背,哪个书里用这个胶艾汤,加减什么?变什么方?用什么?我怎么用的?哪个书里?记了一个多礼拜,大家整理出124个。那就是说,这个基础方,他把胶艾四物汤当作基础方,加加减减出来一大堆。一个总公司下面出来124个子公司。不同时代的。他说的20个方,是20个总公司。那不是两三千个了?

所以学习当中这种主方的思想,基础方这类思想,对学习是有好处的。所以为什么说我们这次这个教材,也有个特点,每个方后面运用当中第一句话,要求编委都要写清楚,这个方是反映什么什么学术思想的代表方?或者这 个方是治疗什么什么证的基础方?或者是针对什么什么病机的常用方?这三类方性质是不同的。性质不同的方,千篇一律,一样的学习方法怎么行呢?你学习参苓白朮散,和学习四君子汤,一个方法吗?临床你这个四君子汤四个药,就把病人对付了?说起来很宽,对吧?但是在很宽的当中,看起来很宽的前提下,针对性差,它通过不同的加减,产生不同的脾胃气虚基础上,面向不同具体的证型。所以主方分类法,对于学习深入很有好处。但作为本科开始学习,这 方法又不容易收到好效果。因为毕竟是作为一种基础课程学习。还是以治法功用归类比较妥当。这是多少年,包括前人和现代 积累的,以 功用治法,有些特殊情况结合一些病综合分类。

4、功用(治法)分类法。

第四类的功用,有的叫治法分类。按治法,以法统方。从方剂角度是以功用。每一个方的功用,实际上针对了什么?方剂针对病机体现治法 就是治法。这个分类方法比较早,应该说是十剂,十剂这个提法,但十剂这个提法,我们 认识也有 过程,过去 从二版教材 到五版 十剂 北齐 医家徐之才 ,这不精确,现代经过反覆考证,不是最终十剂,方剂上作为方剂分类,是宋徽宗主持的那本《圣济经》。最早十剂,宣、通、补、泄、轻、重、滑、涩、燥、湿。是写的十种,种子的种。这个过程,教材上有。这十种指的中药的功效分类。中药功效分类,后来在这个十种,每一个宣通补泄等的后面,加个“剂” 《圣济经》 。以后 证实,比如成无己就叫十剂 十剂 。由十种到十剂,由药物分类到方剂分类,是由唐一直到宋,宋金 ,经过很久的时间。其实这个考据,早在十多年前,都已经考据清楚了,王绵之教授,我们方剂界泰斗,他已经在一个总论的发挥方面的讲稿里面,已经有了这个。写了大致的过程。 他已经 五版的写法里,虽然也是他写的,那个已经把它纠正了。但是很多地方还是写十剂是徐之才的。这个现在看起来像笑话。因为当时八十年代,我看到 王老这个以后, 查查资料,讲课按这个讲。历史上很多考据它有个过程,不一定一下就准确,就精确。这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所以这十剂这种提法到宋代, 这是以功效分类 。 比如 治虫、痈疡,这类是病证了。他是一种综合的。所以把它叫综合分类法。直到我们建立中医学院以后,大生产教育以后的教材,基本上各版都是以综合分类为基础。比如说 现在七版,痈疡剂把它分解在其他的这个章节里头,那是不是就不是综合分类了呢?驱虫剂呢?虫证,这还是以病证分类。它有一些并不完全以功效去分类。所以少数的以病证分类还保留。所以还是属于综合分类的范围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
 进入论坛讨论

内容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,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