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中甲方剂学讲稿:方剂的配伍(一) 邓中甲方剂学讲稿

发布时间:2016-02-02 来源:中医网 作者:网络

上节课讲到在遣药组方 

那么药物功效发挥方向的控制因素,第一个就是配伍环境,这个很重要的,是个配伍环境。配伍环境就是说药物通过配伍,控制它的功效向某个方面去发挥。这里例子非常多,上节课谈到的黄柏配伍苍朮以后,它就可以治疗湿热痹症,湿热痿症等;通过配伍知母以后,又擅长于清虚热、降虚火,就成为一种滋阴降火的基本结构,或者说常用的一种组合,这就是通过配伍环境 , 控制它这个功效发挥方向。

当然,单独用这个药有没有这类作用,有些实验证明也会有,但是就是说通过这种配伍以后,控制它向这个方面特别发挥一个擅长的特点。

比如象柴胡,我们常说它三大功效:它发散是个解表药,同时它疏肝理气又能够升举清阳。

发散的时候往往配伍,它配的,比如说柴胡川芎相配,川芎也能发散,由于柴胡的发散的层次要比象麻黄、桂枝、羌活这一层次深一些,所以柴胡往往提它为解肌,而且作用在半表半里,散半表之邪。羌活这一类,它作用于太阳,散表,那层次呢,柴胡就深一些,那它配伍往往就是说,如果说和川芎相配,又兼顾到气血并调,又能够通过散表联合起来,止痛作用较好。但对柴胡的止痛作用,应该是《五十二病方》就认识到了,但是后世逐渐地通过《伤寒论》以及以后的对半表之邪的发散,这么固定下来。柴胡配防风,这一类羌防类的,基本上就是说,方向就定的走向发散方向,控制向发散方向为主。

作为疏肝理气药,涉及到肝脏,针对了肝气的郁结,或者肝气气机运行不畅。用它疏肝,要考虑到肝脏的一个生理功能,古人强调肝为刚脏,体阴用阳,特别强调阴阳的平衡,特别害怕阴血不足造成的阳亢,因为肝脏的一个生理特点,李忠梓在《医宗必读》里讲,“肝,东方之木,无虚不可补,补肾即以补肝”,它的意思,肝多实证,但反过来,“北方之水”,指的肾,“无实不可泻,泻肝即以泻肾”,就是说肾多虚证肝多实证,那肝没有虚证吗?我们说肝血不足,肝阴不足,实际上肝血不足,从治法上大多数是从益气生血,或者补肾精的精血互相转化来治。而肝阴不足,往往和肝肾阴虚,用滋水涵木的方法来治,直接补肝的方法很少使用,补肝虚,就拿四物汤一类里面的结构,熟地滋补肝肾,带有滋水涵木的特点。那肝多实证,为什么强调它多实证呢?肝以疏泄为功用,藏血为体,体阴用阳,强调两者协调平衡,如果说肝的功能虚弱,疏泄不及。按其它脏器来讲,疏泄功能的衰退是属于一种虚证,但肝脏的疏泄不及,它往往表现形式是以实证形式表现出来,而且很容易向实证方向转化。

肝气郁结不舒,是疏泄功能下降,它疏泄能力下降,表现出来的胁肋胀满,情志不舒等等,都有一种实证的特点,而且很快郁而引起气机上逆,或者郁而引起化热、化火,之所以认为肝多实证。

当然阴血如果不足,也会造成肝的阳亢,所以特别强调肝是刚脏,体阴用阳,强调平衡问题。因此用在疏肝的方里面,柴胡一般都要用柔肝养血相结合,所以柴胡配芍药,就形成了调肝的最基本的结构,从汉代张仲景的四逆散,柴胡、白芍相配,当时用于外邪侵犯人体,在入里过程当中郁遏人体阳气,使阳气不能布达四肢,造成的阳郁四逆证,当时是主要用于这个方面,到后来,宋金元以后,这种结构就转化为治疗脏腑方面的肝阴阳失调的调肝的基本结构。四逆散大都用于肝脾失和,柴胡、芍药是调肝的一种基本结构。因为柴胡恢复它的疏泄,芍药针对藏血,阴阳双向调节,符合肝脏生理特点。所以要用柴胡疏肝,不管是四逆散,逍遥散,柴胡疏肝散,很多结构都是体现了柴胡、芍药的并用,这个结构是调肝的一种基本结构。

这个配伍环境下,决定了柴胡功效向疏肝方向发挥,所以它有一个配伍环境的一个决定,不能说就写个柴胡,它有没有理气作用?它有理气作用,但是你在针对肝脏的,恢复它疏泄这方面的,疏泄肝脏气机应用当中,针对肝脏生理特点,充分考虑到疏泄和藏血兼顾,才是一种理想的组合。

柴胡用来升举清阳,升举清阳多和升麻相配。这里面它也有它的一个作用机理。作为升麻、柴胡来讲,认识过程,历史上有个过程,我前面说了,在仲景时代,这柴胡认识到它止痛,这是从《五十二病方》开始就认识的,从《伤寒论》的用法,以及同时代《神农本草经》都没有提到柴胡的升举问题。象升麻来讲,升散很早认识到了,仲景方里开始用它的升散。在唐代,对升麻清热解毒的作用很重视。到了金元时代,升麻、柴胡的结合,认为是一种升举的,特别是对虚证升举的理想结构。当然像普济消毒饮这些用升阳散火,联合用也有的。但是从对脏腑的气机的升举来讲,它是根据中医基础理论来的。李东桓是强调补脾的,补脾胃,补土派,作为人体的气机升降来说,整个的五脏六腑形成一种整体平衡,和各系统自身的平衡,有这两个特点。

人体的气机升降中间,有三组主要矛盾。

一个是心和肾,肾藏精,心藏神。心神可以控制肾精,如果心神发生问题了,也可以引起肾精的变化,心动则神摇,神摇则精泄。我们很重视在这个心肾相交当中,对心神、肾精的一种调节,精和神它本身是生命的基本物质,以及生命活动外在的很重要的表现和控制因素,所以把它叫做升降的根本。古人说,心肾,心火下交肾阴、肾水上济心火。

这里的水火,本质上是心神。这的问题说起来就复杂了,心火怎么是主要反映心神呢?人体之火有两把火,一把是肾脏的,叫相火,命门之火,一个是心脏的君火,君主之官,它这个火是君火,古人很朴素地认为火对于人类非常重要,最基本的两大功能。一个是属于温热功能。能量、能量来源、热力的来源,所以说五脏之阳气,非此不能发肾阳,命门之火,是全身热力来源。另一把火也是非常重要的。是对外在世界的一种反映能力:君火。所以比喻火是藏在心中的。比如心窍。心,形状像个荷花,还没开方那种荷花,莲花。你看那菩萨都是坐在莲花宝座上的那这个就是表示佛祖心中留。心里面有个窍,心窍。那火通过心窍照出来,照到什么,就反映到什么。所以人的君火的作用,“涵藏于心,烛照万物”,能对外界正确的反映。不正确就产生两种可能: 反应错了,那是神智错乱了。 还有一种可能,照不出去了。照不出去就两个原因,一个原因火慢慢地物质基础不够,要灭了。虚证,精血不足了,物质基础不够了。还有一种可能是什么,心窍被闭上了。照不出去了。比如说不管寒热之邪蒙蔽心窍,当然还由于封建时代的意识,君不受邪,要有代君受邪的,所以有的又叫心包,外围的那层,也叫心窍,那是烛照万物的直接那个窗口,照出去那个口子蒙蔽住了。由于心要清静,最怕秽浊,所以凡是神智昏迷,神志异常,兼加痰浊,秽浊越多,昏迷程度越深;昏迷程度越深,开窍当中豁痰开窍这一类药就用得越多。比单纯的热邪,邪热蒙蔽,从昏迷深度来说,是不如这种痰热蒙蔽,痰浊蒙蔽,这就是这个心火下交肾阴失职的君火,出现心神对肾精的控制失职。 肾精,肾水要上济心火,使心火不亢,心火下交肾阴,使肾水不寒,形成了一种升降的对立统一。所以治疗很多心肾病变,采取交通心肾,交通水火,水火既济,这是升降的根本,涉及到生命的最基本物质,和最基本的控制能力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

 进入论坛讨论

内容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,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