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酒良方:千杯不醉药方-解酒妙药枳椇加葛花

发布时间:2014-07-04 来源:中医网友 作者:网络收集

“千杯不醉”枳椇子-葛花

“千杯不醉”枳椇子的解酒趣闻。喝酒的人不少都有过“醉酒”的经历,特别是一些不胜酒力或者对酒精过敏的人,则更容易“醉酒”,这个时候需采用某种方式快速解酒,以减小乙醇对人体的危害,而中药枳椇子和葛花就能有效的解酒。

枳椇子

枳椇子,我们常说的拐枣,又名鸡距子,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中曾记载“其枝、叶,止呕逆,解酒毒,辟虫毒”。民间还有“千杯不醉枳椇子”的说法,酒后生吃几颗拐枣,能醒酒安神。

枳椇

关于枳椇子解酒的故事,古书中有很多记载。陆玑《疏义》云:“……昔有南人修舍用此木,误落一片入酒瓮中,酒化为水也”。《本草衍义补遗》中记有:“一男子年三十余,因饮酒发热,又兼房劳虚乏……必须鸡距子解其毒,遂煎药中加而服之,乃愈”。

《苏东坡集》中还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:苏东坡的一个同乡揭颖臣因长期喝酒得了一种饮食倍增、小便频数的病。久治不愈,并越发严重。后来苏东坡向他推荐了一个名叫张肱的医生,张肱诊后认为慢性酒精中毒。于是张肱用醒酒药为他治疗,多年痼疾就此痊愈。张肱所用的一味主药就是“枳椇子”。苏东坡不仅记录了这个小医案,还常以枳椇子作为醒酒良药向友人推荐。

 

葛花

《滇南本草》说“葛花解酒醒脾,酒毒酒痢治胸膈饱胀发呃,呕吐酸痰,酒精伤胃,吐血呕血,消热,解酒毒”。并指出枳椇“治一切左瘫右痪,风湿麻木,能解酒毒”诗、传说、小说三种不同的文学体裁均论及了野葛解酒,这绝非偶然的巧合。翻开我国古今的医典药籍,野葛的花和根解酒之说屡见不鲜。

南朝齐梁时名医陶弘景《名医别录》云:葛花消酒解酒;唐代药王孙思邈《千金药方》记有葛根捣汁饮服,治酒醉不醒;金元四大医家的之一的李杲《兰室秘藏》定一著名的解酒良方“葛花解酲汤”,专治饮酒过多,呕吐痰逆,头痛心烦,胸膈痞塞,手足颤摇等。

《中药大辞典》亦说葛花“解酒醒脾,治伤酒发热烦渴,不思饮食,欧逆吐酸,吐血,肠凤下血”《神农本草经》中说葛根能“解诸毒”,“诸毒”当然涵盖有饮酒中毒。,

《千金方》中说,饮鲜葛根汁可治“酒醉不醒”。治酒醉不醒,可用鲜葛根捣烂,榨汁 唐代《药性论》说葛根能“开胃下食,解酒毒”。唐代孟诜写的《食疗本草》指出:“葛根蒸之,消酒毒”。并讲述了枳椇乔木的解酒作用。说:“昔有南人修舍用此木,误落一片入酒翁中,酒化为水也”》

宋代《本草图经》说枳椇“能败酒味,若以其木为柱,则屋中之酒皆薄也”》

金元时代用来解酒偏重于枳椇的果实或种子,即枳椇子。名医朱丹溪有一验案:一男子三十余,因饮酒过多,加上房劳过度,出现发热不退,全身疲乏,治疗时先用补气血药加上葛根以解酒。服后得微汗,但“人反懈怠,热如故”,症状不减,丹溪悟出是葛根过度发散之故。遂用枳椇换葛根,果然药到病除。

葛花与枳椇都能解酒,但却各有特性,一般配合来使用效果最好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中医里的文化故事

故事中的中医文化

不一样的中医有趣话题。

【中医园 传播不一样的中医声音

 进入论坛讨论

内容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,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