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山老驴的宝贝 山荆子 山荆子

发布时间:2016-10-23 来源:中医之道 作者:网络

我是学中医出身的,但为了了解西医学的临床技能,特意跑到西医内科去实习了一段时间。有一天午休,医生们都去外面吃饭去了,就我一个实习大夫“看房间”,就在这时,一个满面赤红、遍身酒气的汉子闯了进来,见到我穿着白大褂儿,就冲我喊:“大夫,我喝多了,太难受了,就是头疼、胃疼、吐不出来,您能开点儿药给解解酒吗?”听他这么一说,我知道,这人没大醉,就是酒精中毒造成的身体不适。我顿了顿,对他照实说,我是来这儿实习的,能开处方的大夫都出去吃饭去了,况且这儿除了洗胃也没有什么特效药,不过呢,我是中医,您趴到外屋诊床上,我给您按摩按摩,没准儿能好受点儿。于是乎,让他脱了外衣,推拿起了脊柱两侧的足太阳膀胱经。不大一会儿,他回过头来对我说:“大夫,真管用,我好受多了。”我说,你休息会儿吧。其实,如果当时手里有一把山丁子果儿的话,我保证他的中毒症状能好得更快些。 山丁子是种很不起眼儿的小野果,虽然跟苹果梨桃儿这些大路水果没法比,但解起酒来却是第一。以前采药的时候见山里有醉汉酒后难受,他媳妇上后山上砍了一枝结满果实的山丁子叫他吃,一会儿就不难受了。此后,我知道了,山丁子是解酒的“灵丹妙药”。

登山老驴的宝贝 山荆子

山丁子,学名叫山荆子,属蔷薇科,与苹果同属,乔木,叶卵形,厚,表面覆蜡膜,它有美丽的球型树冠,果实水滴形,比小酸枣还小。它分布于黄河以北的山地、丘陵、沟壑灌丛中。左边这张照片是在北京小西山麓500米以上的向阳坡上拍的,时逢9月,果实成熟,鲜红艳丽的果子缀满枝头,登山时口渴,便大把地去撸其果实,揉到嘴里,猛嚼海咽,酸甜可口,略有涩味,而后顿时津液满颊,且果香浓郁。 按说,野生果树一般都比园艺树种抗病力强、耐旱、耐寒、耐贫瘠,因此可用它的实生苗来嫁接同科的苹果。过去用得很多,是优良的本土砧木,不少农业合作社都出售过其苗木或种子,现在有了各种优良的矮化砧木,用它当“桩子”的也就少了,它也就回归荒野了。 我觉得它的果实和味道都接近于海棠,只是比海棠小得多,富含维生素C,是登山“老驴”们的解渴佳品。爱吃利落的,可以在9月中旬采,果肉比较硬,酸味比较浓。我是比较爱吃熟过了的那种,要烂还没烂,用舌头尖儿那么一抿,里面的果肉已成为亮晶晶的粉状,不太酸,有以前“苹果面儿”那味道,就是熟烂的度不好把握,要是果肉成了稀糊状,有股腐臭味儿,那可是真烂了,可得吐啊。原来,山荆子这位苹果的本家兄弟,果实中所富含的苹果酸,甚至比苹果还高,苹果酸具收敛作用,腹泻之人吃了可以止泻,我的肠胃很敏感,吃不对付就闹肚子,当天我吃那东西吃得很多,又喝了不少山上的冰凉泉水,结果第二天,我便秘了 历代的本草书中,也记述了它的保健作用,认为山丁子味甘酸、性凉、无毒,第一是能解酒毒(现代研究认为,因其含有苹果酸等丰富的有机酸、多糖类物质,能与乙醇产生对人体无害的物质以降低体内的乙醇浓度),然后是生津、健脾、止泻。由此可见,它是不错的华北山地绿化树种(就说能为行旅之人解渴,也应该是不错的吧),如果有机会得到改良使其丰产的话,也是颇有前途的保健食品原材料呢。

 进入论坛讨论

内容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,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
'); })();